東大嶼都會:先發展後研究?

作者 : 守護大嶼聯盟組織幹事  北諱

守護大嶼聯盟成員在日前「香港2030+」第二次諮詢論壇中,質疑政府2014年中才開始就2030+的長遠土地需求進行研究,為何梁振英卻可在20141月的施政報告公佈發展東大嶼都會,並在公佈後三個月內便將超過2億的「中部水域人工島策略性研究」項目提交上立法會?政府似乎本末倒置,先發展後研究,先定立發展計劃,及後才研究相關的需求基礎。

發展局副秘書長陳松青解釋,有關計劃在2012年的「優化土地供應」諮詢已開始。但當時全部的土地需求研究未開始做,也沒有現時所謂1200公頃的需求數字。當時政府要求增加土地供應的主要原因包括:(1) 增加土地儲備; (2) 滿足人口上升的土地需求;(3) 透過填海處理建築填料。

當時,沒有人知道政府可能要花費近4千億,接近財政儲備的一半,透過東大嶼都會填海增加土地供應。在這種基礎下,相信沒有人會同意這種高額投資,只為增加土地儲備和處理建築填料。政府當年指人口會高達890萬,但現時統計署數字已下降,人口高峰只達822萬。証明人口估算是不斷大幅變動。加上,棕地研究未做,閒置土地的數據未清晰,巿民,甚至連政府根本連有幾多可用土地都未知。最重要的是,兩次「優化土地供應策略」 諮詢巿民都不支持用填海方式造地。

換言之,梁振英在2014年的施政報告提出發展東大嶼都會,當時是沒有任何的需求基礎和民意支撐,絕對是一個「先發展後研究」的大白象計劃。

守護大嶼聯盟見近年政府許多發展計劃都是「先發展後研究」,包括口岸人工島上蓋(先填海再諮詢上蓋的發展用途)、欣澳填海、小蠔灣填等(兩個填海需求都未能提供合理的需求理據)。其實,政府每年600億的賣地收入主要撥入基本工程儲備基金,需要持續不斷的大型基建才能將公帑轉回社會,而不能直接撥入教育、長者、醫療和其他社會褔利項目。結果,出現很多「先發展後研究」項目。當中,環境和社會成本從來沒有被考慮。公帑支撐了工程、顧問相關行業,實際需要公帑的弱勢社群卻始終未能受惠。

至於現時所說的1200公頃土地,政府一直未能解釋清楚500公頃商業用地和700公頃「政府、機構或社區」等用地,當中不少土地需求過大和互相矛盾。在公佈發展東大嶼都會計劃兩年後,政府都未能為這個計劃提供一個合理的理據。嶼聯認為政府應該要終止這一連串「先發展後研究」的大白象計劃。就香港未來發展,政府應該先退後一大步,與巿民共同商議我們希望有一個怎樣的城市,而不是拋下龐大的發展框架,要巿民硬食。

圖片 : 長春社

東涌逸東邨:還我社區空間!

作者 : 守護大嶼聯盟 組織幹事 北諱

政府做新巿鎮規劃時經常會將休憩空間放到邊緣,而忽略了讓巿民能交流的社區空間需要。而東涌新巿鎮已建成超過20年,逸東的社區空間狀況從沒改善,即使在新的規劃下亦無被關注。
yat_tung_shopping_centre守護大嶼聯盟和創建香港的實習生早前做了一份東涌社區空間地圖,發現休憩空間比例失衡。他們走訪東涌東和逸東邨,觀察公共空間情況,並讓街坊票選最佳室外公共空間。11個街坊最常使用的公共空間,8個都位於東涌東,餘下3個包括東涌小炮台、東涌所城和侯王宮草地,政府對這些空間參與甚少,對逸東邨居民亦不算就腳。

根據2011年人口普查,逸東邨居民接近4萬人,而東涌東人數約為2萬人。前者以公共屋邨為主,除了邨內數個小型圖書館和遊樂場外,政府於該區幾乎沒有投放任何公共空間和設施;後者以私人屋苑為主,人數少一半,卻享有多個政府設置的公共設施,如地鐵空地、公園、海濱長廊、游泳池、圖書館等。

“這種分佈對居民是否公平?公共空間的比例是否有階級之分?"

巿民對公共空間的期望已不再是石屎水泥舖成的公園或海濱長廊,而是應該能夠凝聚巿民的社區空間。東涌的分區計劃大綱圖已刊憲,並通過了城規會的諮詢程序。逸東邨附近新增的公共空間只有東涌小炮台附近的巿鎮公園(未有細節,位於一個斜坡上),以及與豪宅區共享的東涌谷河畔公園。

嶼聯成員嘗試在東涌谷石門甲設立實驗農田,希望凝聚社區,讓逸東和其他東涌居民能透過農耕體驗與自然共生。開田年多,已有過百訪客及十多位義工。可惜農田被劃為住宅用途,將會發展成低密度住宅。嶼聯成員早前向城規會委員表達,希望能保留農田或在河畔公園設置社區農田,不獲受理。相反,城規會早前同意石榴埔因丁屋需求而將「農業」用途的土地改劃可建丁屋的用地。

逸東居民在缺乏社區設施的情況下已忍了廿年,將來又要忍受近十年的工程影響,大興土木後換來的只有豪宅鄰居和一個斜坡上的公園。雖然城規會的戰線仿佛塵埃落定,但我們能否有下一步去改變「結局」?


參考
HK01 「東涌河保育角力 環團、街坊與政府拔「河」」: https://goo.gl/Tr7O61
守護大嶼聯盟「東涌谷:在農地種泥頭,喪失城鄉共融未來」: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414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