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嶼新主意】 溫哥華Terra Nova 公園

坐落溫哥華Richmond 的Terra Nova 公園,是上年我在溫哥華旅行時其中一個最愛的地方!

公園盡量保留自然景觀,裡面的遊樂設施不含塑膠。上網找到園區負責人介紹, 公園最特別的地方,就是它最大程度上保留了原有的自然景觀,盡量保留園區一草一木。為了創造完全綠色的環境,樂園內所有的設施都是獨家訂制的,用的全是天然物料如木頭、砂石、繩子等等。和香港常見的一般公園或遊樂場完全不同。在需要加固的環節,全用木材或繩索代替,以保持堂地獨有的天然生態。

全公園最驚喜,是公園旁邊竟然種满了Blackberry! 在夏季收成的日子,各位街坊也能共享肥美鮮甜的Blackberry 果實! 就是這些小節,使這裡變成可以聯繫社區、獨一無二的公園。

IMGP6838

還記得當初新的梅窩公園落成時,大家也開心了一陣子。可是開幕不久後,不少長輩街坊都跟我說從前那位置有3棵大榕樹,和他們小時候發生在那裡的故事。那刻才發現因為發展,我們已犧牲了不少。反觀世界各地,即使小如興建一個小公園,也用盡心思去保留當地原有景觀。發展與破壞是否一定對立? 我相信街坊心裡會有答案。

大嶼人祖仙 – 盧亭

相傳大嶼山人及蜑家人的始祖,是一種半人半魚的生物,名為盧亭(又稱為盧餘、盧亨魚人、盧亭魚人)。盧亭毛髮焦黃而短,眼睛黃而黧黑,不懂人語,逐水流而居,為中國東晉年間地方民變首領盧循之後。居住在當時稱為大奚山,即現今的大嶼山上,於香港大澳及珠海萬山群島一帶出沒的神秘族群。有關於他們的神秘傳說,從東晉一直到現今都有流傳。所謂的「盧亨魚人」或「盧亭魚人」,外貌跟我們不一樣,在香港的傳說指他們是半人魚,身上更長有鱗片,而且愛吸雞血。有時會用漁獲與大澳的居民換雞,亦有時潛入農家偷雞。

古文獻記載

盧亭最早見於唐代劉恂的《嶺表錄異》,到明末清初的《廣東新語》仍有記載:「有盧亭者,新安大魚山(今大嶼山) 與南亭竹沒老萬山多有之。其長如人,有牝牡,毛髮焦黃而短,眼睛亦黃,而黧黑,尾長寸許 …… 不能言語,惟笑而已,久之能著衣食五穀,攜之大魚山,仍沒入水,蓋人魚之無害於人者。」其實早在東晉時就已有記載有關「盧亭人」的說法,不過有關這些盧亭人的描述,與今日有關「盧亨魚人」的傳說不同。因此雖說「盧亨魚人」其實是「盧亭魚人」的一字之轉,但可惜有關說法未能得到證實。

清朝東莞人鄧淳著的《嶺南叢述》亦有提到「大奚山,三十六嶼,在莞邑海中,水邊岩穴,多居屹蠻種類,或傳係盧循遺種,今名盧亭,亦曰盧餘」。可見有關大嶼山的歷史記錄,更早過香港島。

盧亭一族的末裔

關於盧亭的傳說,不管是否真有其人(魚),他的故事註定是一個悲劇。本來與漢人少有來往,與世無爭的族群,卻因為人類的入侵而被迫學習其言行;人在其棲身的地方建國立法,依地徵稅,盧亭即使沒有土地,但仍要交稅;科舉沒份兒,但戰爭時要走上前線;作為臨海而居的半人魚,因為被迫遷徙而失去生存條件。無意發現可靠賣鹽為生,朝廷卻將鹽業國有化,及後南宋廣東茶鹽提舉徐安國查捕販賣私鹽,在宋寧宗慶元三年夏出兵大奚山,攻剿因查鹽案而「作亂」的島民。最後,官迫民反,盧亭遭一舉殲滅,而倖存者為今日蜑家人的始祖。相傳曾經有人抓過一隻女性的盧亭魚人,不過她只懂笑,不懂說話,慢慢才學會穿衣及食五穀類食物。在明朝正德年間,更加有漁民抓了盧亭魚人送官,初時言語不通,過了一排後,盧亭魚人就通曉漢語了。所以,女性的盧亭魚人可說是土炮「美人魚」。

大嶼人的今天

盧亭魚人是否真人其物,不得而知,誰也沒有找到他們的遺跡文物,只能說是本港的神話傳說。但對照今天的大嶼山,參照盧亭的故事,作為一個島民,我們還能夠選擇與世無爭的生活嗎 ? 街坊們又會創造一個什麼的歷史 ?

資料來源 : Gladys Wong, 香港故事

大東山 爛頭營

大東山爛頭營的歷史可上溯至上世紀初。當年一些旅居廣州的外籍家庭每年夏天都到離廣州兩天路程的羅浮山渡假、退修,築起臨時營舍,離開時燒毀,以免不法之徒取用。至上世紀廿年代初,廣州軍伐政府告知再無法保證他們的安全,建議不要再去羅浮山。這群外籍人士想到在英國殖民地香港另覓營地,結果找上全港第三高,海拔869米的大東山。
爛頭營是香港最早期渡假式營舍及歷史最攸久的渡假舍,據悉當時是由一間美國的基督會,醫生及傳教士負責主理,約於1900 – 1923 開始建設營舍。本來的構思跟羅浮山一樣用臨時營舍,卻原來無法抵檔香港的颱風,協會便計劃興建石屋作營舍。1924 年,港府批準在大東山建石屋,協會亦著手買地。首批石屋於1925 年夏天落成。二戰時,美軍會在山上接見游擊隊隊員,聽他們報告日軍位置與活動,會整天在山頭之間行來行去,大嶼山當年可以遠觀珠江,是觀察日軍動態好地方。香港淪陷前夕,英德為交戰國,協會的德裔成員遭港府拘禁;至日軍佔領香港,屬盟國國籍的其他成員則被日軍拘留在戰俘營。故日治時期,協會停止運作,石屋無人保養維修,漸漸破落。
二戰後(1945年),爛頭營開始恢復興建築,共建43間渡假平房,設有厨房,管理人員宿舍,餐廳等設備。山頂上建有水霸,用作食水、儲水及儲水池之用,所以每間營舍已安裝有自來水。營地建有泳池,是利用山間築霸建築而成,亦是為最後建築,以當時可算得是設備完善。為要減少搬運成本,大部份材料都是就地採材,聘請打石匠就地打石,所以平房主用花崗石建築而成,非常堅固。

營地主要建築是由孟候,孟光兄弟二人負責建築造,聘用周伙保,黃福生及林華樹為看更,厨師就由王就祿主理。營舍不論大小事務,包括聘請橋夫,挑夫,背小孩上山婦人等都是交由三利主管曾大(曾志誠)負責統籌辨理。當時工資橋夫每次$24元、挑夫$10元、背小孩每次$3.50元。題外話,三利亦是梅窩早期唯一的雜貨店。
當年前往山頂山路只有一條,由涌口經大地塘村梅窩學校則,名為近竹山直上南山,即現在南山林務處前往,全程山路小經,約需時1至2小時,視天氣而定。但在1955年,因梅窩至南山路段馬路經已建成,路線則有改變,前往山頂路程略為縮短,前往山頂渡假人士可以由碼頭專車接送至南山,然後再由橋夫等人士搬運上山。
年月過去,當年強壯的橋夫就只謹存葉北帶一人現居梅窩,現年已過八十。但身體仍壯健,練得一口好粵曲,經常參加長者節目高歌一曲與長者共同歡樂。
現存石屋中,有一間18號石屋由浸信會打理,租給修士用,其他石屋由「爛頭營居民協會」管理。早幾年在「爛頭營居民協會」的網站顯示石屋可供公眾租用,但這網站已消失幾年,而且據說因業權問題,現時石屋也不再供租用。街坊想去大東山扎營,就要自己好好準備了。

資料提供 甘水容博士
攝影 吳明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