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書推介】梅窩百年 – 甘水容 邱逸

曾幾何時,在香港人心目中梅窩就等於大嶼山。這裏是到大嶼山的必經之路,是假日郊遊、露營、宿營的熱門地點。但自從東涌有地鐵後,這裏已不再是交通樞紐,成為新聞的話題幾乎只有牛。

流浪牛是梅窩原居民,跟我們一樣,也是梅窩轉型的受害者。梅窩由良田變漁港,再搖身成為度假勝地,然後又冷清下來,到現在水盡鵝飛,思考着下一步應該向那兒走。

本書其中一位作者甘水容,是十五代梅窩原居民,長期從事社會服務工作。眼見坊間記載梅窩歷史記載太少,內容亦有少量偏頗,便在五年前開始蒐集梅窩史料,並與香港史學家邱逸博士合寫成此書。透過作者親自探訪街坊親自記錄口述歷史,並結合數十年的生活經驗和歷史文獻資料,用一個不同於一般的視點,把數百年歷史的老村、被人類用完即棄的牛群,以及來自四方定居梅窩的人,點點滴滴一一記錄下來。

筆者其實在梅窩生活了20年,對自己的家所知也不太多。愛上這書是連家門前的大榕樹也作了記錄 ! 只有熱愛這地方,才可以有這本書能夠面世啊!

大嶼人祖仙 – 盧亭

相傳大嶼山人及蜑家人的始祖,是一種半人半魚的生物,名為盧亭(又稱為盧餘、盧亨魚人、盧亭魚人)。盧亭毛髮焦黃而短,眼睛黃而黧黑,不懂人語,逐水流而居,為中國東晉年間地方民變首領盧循之後。居住在當時稱為大奚山,即現今的大嶼山上,於香港大澳及珠海萬山群島一帶出沒的神秘族群。有關於他們的神秘傳說,從東晉一直到現今都有流傳。所謂的「盧亨魚人」或「盧亭魚人」,外貌跟我們不一樣,在香港的傳說指他們是半人魚,身上更長有鱗片,而且愛吸雞血。有時會用漁獲與大澳的居民換雞,亦有時潛入農家偷雞。

古文獻記載

盧亭最早見於唐代劉恂的《嶺表錄異》,到明末清初的《廣東新語》仍有記載:「有盧亭者,新安大魚山(今大嶼山) 與南亭竹沒老萬山多有之。其長如人,有牝牡,毛髮焦黃而短,眼睛亦黃,而黧黑,尾長寸許 …… 不能言語,惟笑而已,久之能著衣食五穀,攜之大魚山,仍沒入水,蓋人魚之無害於人者。」其實早在東晉時就已有記載有關「盧亭人」的說法,不過有關這些盧亭人的描述,與今日有關「盧亨魚人」的傳說不同。因此雖說「盧亨魚人」其實是「盧亭魚人」的一字之轉,但可惜有關說法未能得到證實。

清朝東莞人鄧淳著的《嶺南叢述》亦有提到「大奚山,三十六嶼,在莞邑海中,水邊岩穴,多居屹蠻種類,或傳係盧循遺種,今名盧亭,亦曰盧餘」。可見有關大嶼山的歷史記錄,更早過香港島。

盧亭一族的末裔

關於盧亭的傳說,不管是否真有其人(魚),他的故事註定是一個悲劇。本來與漢人少有來往,與世無爭的族群,卻因為人類的入侵而被迫學習其言行;人在其棲身的地方建國立法,依地徵稅,盧亭即使沒有土地,但仍要交稅;科舉沒份兒,但戰爭時要走上前線;作為臨海而居的半人魚,因為被迫遷徙而失去生存條件。無意發現可靠賣鹽為生,朝廷卻將鹽業國有化,及後南宋廣東茶鹽提舉徐安國查捕販賣私鹽,在宋寧宗慶元三年夏出兵大奚山,攻剿因查鹽案而「作亂」的島民。最後,官迫民反,盧亭遭一舉殲滅,而倖存者為今日蜑家人的始祖。相傳曾經有人抓過一隻女性的盧亭魚人,不過她只懂笑,不懂說話,慢慢才學會穿衣及食五穀類食物。在明朝正德年間,更加有漁民抓了盧亭魚人送官,初時言語不通,過了一排後,盧亭魚人就通曉漢語了。所以,女性的盧亭魚人可說是土炮「美人魚」。

大嶼人的今天

盧亭魚人是否真人其物,不得而知,誰也沒有找到他們的遺跡文物,只能說是本港的神話傳說。但對照今天的大嶼山,參照盧亭的故事,作為一個島民,我們還能夠選擇與世無爭的生活嗎 ? 街坊們又會創造一個什麼的歷史 ?

資料來源 : Gladys Wong, 香港故事

水牛從那裡來?

早前在巴士上, 婆婆講我知有關水牛的故事。

從前貝澳是沒有水牛,只有黃牛在耕種。自從有位叔叔要在大嶼山賣牛肉,便引入了一批水牛作為販賣之用。叔叔過身後,他的子孫當然不會承繼這艱苦的工作啦。自始,水牛便放逐在貝澳,成為大家所愛的流浪水牛。

Google了幾天也找不到相關資料,請問有街坊知道這故事嗎?

Pui_O_water_buffaloes_2圖片來源: Wikip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