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嶼街坊系列】大嶼の太鼓。朱秀文

大嶼山卧虎藏龍! 街坊都懷着有趣的經歷和故事。第一位出場的街坊, 經已在梅窩住了廿幾年。是香港首隊、亦是唯一一隊女子太鼓隊伍大點鼓O.Daiko的創團成員,朱秀文(阿蚊)

嶼: 我認識你的時候,你還未開始打鼓呢!
蚊: 最初十年在劇場, 都作一些抽象的劇場即興形體表演。直到最近6-7年,才把注意力集中在太鼓身上。

嶼: 是梅窩啟發你打太鼓嗎?
蚊: 沒有啦! 只是朋友突然想打太鼓,便很即興的買了鼓回家。在這之前, 只有那位朋友在夏威夷學過, 也不懂得教授我們。可是卻沒有考慮太多, 便用我家作基地成立了這全港唯一的女子隊。初期練習時不斷被外籍居民投訴, 也經常有警察上門, 唯有搬去瀑布練習, 卻還是收到投訴。在走投無路時, 在日本真正的太鼓達人竟然留意到我們這鼓隊, 並親自來瀑布教授! 及後再請世界各地的太鼓老師教授。原來是有遊人行山經過瀑布時留意到我們, 或許在瀑布打鼓那感覺很強烈吧! 最後一傳十、十傳百的傳到太鼓達人耳中。那時還未真正懂得打太鼓, 達人和老師跟我們進行真正的技術訓練後, 才正式把太鼓打好。其實過程中充滿錯敗, 要掌握拍子節奏、身體體能所限等, 明明知道是這一刻要打, 可是手卻慢了半拍才打得到,很緊張! 要很集中和透過不斷練習才可打得好。

man02
嶼: 看過你的報導, 你有一個漂亮得很緊要的樹枝鼓,那鼓可有什麼故事?
蚊: 哦! 那個鼓其實是我P ar tner做來給我玩的!那是線條很特別的一枝漂浮本。我們發現它後便把它洗刷乾淨,再把幾個線鼓磡在樹枝上,便成了那個特別的鼓給我表演。其實在我家裡還有別的鼓正在製造中,都是用一些橡本酒桶改造的。最初因為鼓的價錢很貴,運送的過程也很複雜,最後便自己造了。造的過程很有趣!要踏上那鼓皮上才可把皮掹緊。

嶼: (插咀)很想去參觀啊!
蚊: 下次先啦…其實做鼓在美國很普遍,可是在香港造鼓是真的有難度。首先要有足夠空間, 工具也不容易找到, 很多造鼓的工具也要我們自己動手做才有,單是砂紙機也要自己改裝。有些鼓棍也是自己做的 !不同的木做出來的鼓棍, 打出來的聲音也有不同。要打不同的鼓, 便要準確不同的鼓棍, 一般來說最少也有三對鼓棍。分別打O-Daiko太鼓、Chū-Daiko中鼓和S h i m e 小鼓。初學者適宜用比較重的鼓棍,這樣才可感受到自己打出來的力量。

man05嶼: 初學者很難買一個鼓回家練習,可以怎麼辦?
蚊: 最基本初學者要買一對鼓棍和鼓Pad練習,大動作的便要對著鏡子練習了。最初我也是練無影鼓啊。我的學生都不住在梅窩,來到這裡上堂真的很有心。每次上堂的第一小時要做大量熱身運動、要把筋拉得很鬆很鬆,否則肌肉會酸痛得很厲害。太鼓是很有視覺效果的,如寫一段鼓樂春夏秋冬,打鼓就要有此意像呢!觀眾也可在一個太鼓的表演上感受得到。所以要打好一個形態實在不簡單。還有在演出的時候,演出者的動作、線條、空間感等也是經過精心設計。

嶼: 把話題轉回大嶼山吧。經過廿幾年,你感覺到大嶼山的最大變化是什麼 ?
蚊: 第一個印象是多了很多人,尤其是外籍和非華語人,租金也越來越貴了。最奇怪是,新搬來的街坊都住得不長久,住了一段日子便會搬到東涌去。居民出入的主要交通,也由船改為車,也多了車子出入,私家車甚至會駛入村,路也變得更危險了。還是喜歡以前簡樸一點。

嶼: 有什麼說話想和大嶼山這土地講嗎?
蚊: 希望能保持這份簡樸吧! 希望人們不要因為賺錢而去污染這土地。雖然暫時還可保留這份簡樸,但未來真的不敢去想。我在梅窩居住,就是不要城市那份喧嘩。這就是我的選擇。

【好書推介】設計師的綠色流浪 – 楊天豪

很抱歉大嶼Pop最近少了Update, 就是忙著看這本書 – 設計師的綠色流浪:巡遊亞歐10國的永續設計。

究竟什麼是大嶼山式的永續發展? 外國的發展模式,在大嶼山可行嗎? 居民可以怎樣連結起來,一起參與社區設計? 這本書給了我一點啟示。作者走到世界不同地區和國家,從中東杜拜、到瑞典法國蘇格蘭,親自記錄了當地居民怎樣落實永續發展,怎樣創造徹底的生態社區。環保不只是運用多少先進科技,而是每家每戶都在實踐的生活信念。從居住的大環境,到家裡的廚櫃都一一鉅細靡遺。為了讓讀者更容易明白當區佈置格局,作者更畫了圖解示範,使設計概念一目了然。

當然並不是每個社區設計都百分百成功,書中也收錄了很多不太成功的例子。但怎樣在現有資源下,改善不足的地方,也是在地居民需要共同討論、面對、並改善的題目。

尊重人與人、人與環境,讓社區生活朝向永續方向發展,兼顧環境與社區人文的自主,是我們值得努力去做的目標。不單是大嶼山,也是香港社會必須深刻思考的問題。本書提供了許多具啓發性的案例,可作為改變社區、身體力行的參考。就讓我們埋下「思考永續環境」的種子,期街各位街坊都能成為創造永續大嶼山的一份子,深入大嶼山各社區各個角落發光發亮。

大東山 爛頭營

大東山爛頭營的歷史可上溯至上世紀初。當年一些旅居廣州的外籍家庭每年夏天都到離廣州兩天路程的羅浮山渡假、退修,築起臨時營舍,離開時燒毀,以免不法之徒取用。至上世紀廿年代初,廣州軍伐政府告知再無法保證他們的安全,建議不要再去羅浮山。這群外籍人士想到在英國殖民地香港另覓營地,結果找上全港第三高,海拔869米的大東山。
爛頭營是香港最早期渡假式營舍及歷史最攸久的渡假舍,據悉當時是由一間美國的基督會,醫生及傳教士負責主理,約於1900 – 1923 開始建設營舍。本來的構思跟羅浮山一樣用臨時營舍,卻原來無法抵檔香港的颱風,協會便計劃興建石屋作營舍。1924 年,港府批準在大東山建石屋,協會亦著手買地。首批石屋於1925 年夏天落成。二戰時,美軍會在山上接見游擊隊隊員,聽他們報告日軍位置與活動,會整天在山頭之間行來行去,大嶼山當年可以遠觀珠江,是觀察日軍動態好地方。香港淪陷前夕,英德為交戰國,協會的德裔成員遭港府拘禁;至日軍佔領香港,屬盟國國籍的其他成員則被日軍拘留在戰俘營。故日治時期,協會停止運作,石屋無人保養維修,漸漸破落。
二戰後(1945年),爛頭營開始恢復興建築,共建43間渡假平房,設有厨房,管理人員宿舍,餐廳等設備。山頂上建有水霸,用作食水、儲水及儲水池之用,所以每間營舍已安裝有自來水。營地建有泳池,是利用山間築霸建築而成,亦是為最後建築,以當時可算得是設備完善。為要減少搬運成本,大部份材料都是就地採材,聘請打石匠就地打石,所以平房主用花崗石建築而成,非常堅固。

營地主要建築是由孟候,孟光兄弟二人負責建築造,聘用周伙保,黃福生及林華樹為看更,厨師就由王就祿主理。營舍不論大小事務,包括聘請橋夫,挑夫,背小孩上山婦人等都是交由三利主管曾大(曾志誠)負責統籌辨理。當時工資橋夫每次$24元、挑夫$10元、背小孩每次$3.50元。題外話,三利亦是梅窩早期唯一的雜貨店。
當年前往山頂山路只有一條,由涌口經大地塘村梅窩學校則,名為近竹山直上南山,即現在南山林務處前往,全程山路小經,約需時1至2小時,視天氣而定。但在1955年,因梅窩至南山路段馬路經已建成,路線則有改變,前往山頂路程略為縮短,前往山頂渡假人士可以由碼頭專車接送至南山,然後再由橋夫等人士搬運上山。
年月過去,當年強壯的橋夫就只謹存葉北帶一人現居梅窩,現年已過八十。但身體仍壯健,練得一口好粵曲,經常參加長者節目高歌一曲與長者共同歡樂。
現存石屋中,有一間18號石屋由浸信會打理,租給修士用,其他石屋由「爛頭營居民協會」管理。早幾年在「爛頭營居民協會」的網站顯示石屋可供公眾租用,但這網站已消失幾年,而且據說因業權問題,現時石屋也不再供租用。街坊想去大東山扎營,就要自己好好準備了。

資料提供 甘水容博士
攝影 吳明煒

來一客脂肪

提起進食脂肪,普遍存有抗拒心態,所以商人就力推各類低脂、脫脂、低膽固醇、全植物油製造、不含動物油脂成份……等等為賣點的商品食物。然而,我們必須正視一個重要事實:人體要順利進行身陳代謝,脂肪是五大營養素之一,是維持健康不可或缺的部份。

攝取各類脂肪不足或不當成份對身體細胞有重大影響,特別是細胞外圍的細胞膜。細胞膜有很多功能,其中包括:

1. 維持細胞結構完整及內部正常運作;
2. 促進細胞識別抗原及抗體作用;
3. 作為細胞內外選擇性物質運輸的通道和橋樑;
4. 分隔不同的酵素群,使各種代謝反應不相干擾。
雖然以上說明有點抽象,但脂肪卻是維持我們身體正常運轉的重要內在機制。簡而言之,攝取脂肪不足會導致身體出現各類敏感反應、抵抗力減低引起細菌或病毒入侵、精神與情緒出現異常反應,嚴重者會使各個重大器官功能失常等。全是和細胞膜未能發揮功能有關。
下期再跟各位街坊仔細探討攝取脂肪不足,及攝取反式脂肪如何導致身體患病的過程。
– 歐逹強傳道

【大嶼人.大嶼行】貝澳 > 拾塱 > 梅窩

今期要介紹的路徑簡直零難度,BB都行得到! 由貝澳出發,經拾塱到梅窩,全程只需2小時。沿著海邊而行,伴著陽光微風欣賞貝澳的濕地小徑、拾塱的梯田,還有牛牛相伴,輕輕鬆鬆便行完了。沿途平路為主,只有少量上斜,所以絶對安全,適合行山新手。

如何前往?
乘3M巴士前往貝澳在老圍村下車,沿著咸田拾塱的路牌前進,然後會看到一片綠油油的濕地和小徑,再一直沿海邊行便可以。基本上只有一條大路, 所以不怕迷途。
溫馨提示:
1. 經過貝澳的富瑤士多後便沒有補給,記得自準食物和飲品 ;
2. 部份路段是越野單車徑,會有越野單車飛馳,要小心 ;
3. 如時間和體力許可,可以在芝麻灣路段轉往水庫,及行上老人山觀看大嶼南的景色,再沿海邊前往梅窩 ;
4. 聖誕節期間,貝澳會有小聖誕樹豎立在海中心,很有趣 !

花多.眼不亂

剛到過日本旅行,各地粉紅色的櫻花盛放滿開,花海處處,煞是好看。

香港沒有這種鋪天蓋地的花海,但每年按著季節,都總有不同的花在盛放。在公園裡、在郊野裡、甚至在鬧市某個角落裡各自各精彩,名符其實「爭妍鬥麗」。

這陣子每逢經過北大嶼山公路,就會發現路邊的一棵棵木棉樹都在盛放紅花,但當轉入東涌,就由羊蹄甲和杜鵑的艷紫粉紅取代。間或在公園某角,還會有花期短促的黃花風鈴木在塗上點點黃色。真想不到,在香港這片彈丸之地上,就已經記錄了三千多種植物、538種鳥類、236種蝴蝶、123種蜻蜓、185種淡水魚,還有一百六十多種各類兩棲、爬蟲和哺乳動物*。真驚人!

這些生物都在整個生態系統裡具有不同角色。若我們隨意而干擾、破壞這種多元性,就會影響它的平衡,損失的不只是綠化自然環境,還有整個生態系統的傳承和繁衍,最終連人類的生活環境也會大受影響。

按能力,人類可以是這個地球的主宰,我們的科技足可毀滅整個地球,但我們更應是她的管家。《聖經》中神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象,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使他們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地上的牲畜,以及全地,和地上所有爬行的生物!」(創世記1:26)。在生物多樣的環境中,要做好一位管家,其實一點也不容易。何時我們偏重了人類自己的利益,失卻了保持平衡的智慧,由花多眼亂變成心煩意亂?! 讓我們都做好這管家的角色。

– 葉向榮傳道

*引自漁護署「香港生物多樣性策略及行動計劃」公眾諮詢單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