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嶼好食】梅窩 Caffe Paradiso

梅窩有一個奇怪現象,就係本地人係不太幫襯"鬼佬"舖頭。但我這在梅窩生活了廿年的咖啡精,我夠膽保證Caffe Paradiso 有全大嶼山數一數二、甚至最好飲的咖啡 !

這裡的咖啡絶對不是超濃郁那種口味,開頭入口有一點淡,慢慢卻發現那咖啡味是細水長流式,續漸在你味蕾散發出來的那種。另一絶對推介是超好味Muffin! 很挺身,入口夠實淨,非常有水準,食一個已經好飽 !

很記得有一晚放工累透了,友人約在Caffe Paradiso 相聚。老闆Tom為我送上一杯溫暖朱古力,飲完立刻全個人放鬆晒。那溫暖直到現在,銘記於心啊。據知從前Tom的咖啡店座落尖沙咀,最後當然敵不過租金威脅,幾度搬遷最後落腳梅窩。不經不覺便留在這小島超過十年。

IMG_5490.JPG

還有,各位街坊不用擔心英語問題,除了老闆Tom,其他店員都是本地廣東話人,絶對明白你需要。

img_5492

我明白某大連鎖集團的咖啡店近日係梅窩插旗,不少街坊都非常雀躍。但我深信由老闆店員用心調配出來的咖啡,和小島居民街坊的人情味,只有在Caffee Paradiso 才能感受到。 各位街坊,記得支持本地小店啊 !

地址 : 大嶼山梅窩銀運路3號梅窩中心地下8號舖
電話 : 2984 0498
營業時間 : 星期一至五: 8am – 4pm / 星期六、日: 8am – 6pm

更多資料 : 
老闆Tom在BBC的訪問

Sponsored Post Learn from the experts: Create a successful blog with our brand new courseThe WordPress.com Blog

Are you new to blogging, and do you want step-by-step guidance on how to publish and grow your blog? Learn more about our new Blogging for Beginners course and get 50% off through December 10th.

WordPress.com is excited to announce our newest offering: a course just for beginning bloggers where you’ll learn everything you need to know about blogging from the most trusted experts in the industry. We have helped millions of blogs get up and running, we know what works, and we want you to to know everything we know. This course provides all the fundamental skills and inspiration you need to get your blog started, an interactive community forum, and content updated annually.

東大嶼都會:先發展後研究?

作者 : 守護大嶼聯盟組織幹事  北諱

守護大嶼聯盟成員在日前「香港2030+」第二次諮詢論壇中,質疑政府2014年中才開始就2030+的長遠土地需求進行研究,為何梁振英卻可在20141月的施政報告公佈發展東大嶼都會,並在公佈後三個月內便將超過2億的「中部水域人工島策略性研究」項目提交上立法會?政府似乎本末倒置,先發展後研究,先定立發展計劃,及後才研究相關的需求基礎。

發展局副秘書長陳松青解釋,有關計劃在2012年的「優化土地供應」諮詢已開始。但當時全部的土地需求研究未開始做,也沒有現時所謂1200公頃的需求數字。當時政府要求增加土地供應的主要原因包括:(1) 增加土地儲備; (2) 滿足人口上升的土地需求;(3) 透過填海處理建築填料。

當時,沒有人知道政府可能要花費近4千億,接近財政儲備的一半,透過東大嶼都會填海增加土地供應。在這種基礎下,相信沒有人會同意這種高額投資,只為增加土地儲備和處理建築填料。政府當年指人口會高達890萬,但現時統計署數字已下降,人口高峰只達822萬。証明人口估算是不斷大幅變動。加上,棕地研究未做,閒置土地的數據未清晰,巿民,甚至連政府根本連有幾多可用土地都未知。最重要的是,兩次「優化土地供應策略」 諮詢巿民都不支持用填海方式造地。

換言之,梁振英在2014年的施政報告提出發展東大嶼都會,當時是沒有任何的需求基礎和民意支撐,絕對是一個「先發展後研究」的大白象計劃。

守護大嶼聯盟見近年政府許多發展計劃都是「先發展後研究」,包括口岸人工島上蓋(先填海再諮詢上蓋的發展用途)、欣澳填海、小蠔灣填等(兩個填海需求都未能提供合理的需求理據)。其實,政府每年600億的賣地收入主要撥入基本工程儲備基金,需要持續不斷的大型基建才能將公帑轉回社會,而不能直接撥入教育、長者、醫療和其他社會褔利項目。結果,出現很多「先發展後研究」項目。當中,環境和社會成本從來沒有被考慮。公帑支撐了工程、顧問相關行業,實際需要公帑的弱勢社群卻始終未能受惠。

至於現時所說的1200公頃土地,政府一直未能解釋清楚500公頃商業用地和700公頃「政府、機構或社區」等用地,當中不少土地需求過大和互相矛盾。在公佈發展東大嶼都會計劃兩年後,政府都未能為這個計劃提供一個合理的理據。嶼聯認為政府應該要終止這一連串「先發展後研究」的大白象計劃。就香港未來發展,政府應該先退後一大步,與巿民共同商議我們希望有一個怎樣的城市,而不是拋下龐大的發展框架,要巿民硬食。

圖片 : 長春社

【大嶼人.大嶼行】愉景灣 > 梅窩

住在大嶼山是幸福的,行山徑就如7仔一樣,緊有一條係左近。今次介紹的路徑輕鬆易走,沒有太多上鈄路,也沒甚麼支路,大約3小時便可以行畢整個路程。山並不高(最高點都只是大約260米)但卻一覽無遺到對岸坪洲的景色,亦可遠眺銀礦灣的景色,是大嶼山一家大小的好介紹。

路線 : 愉景灣碼頭 > 稔樹灣 > 神樂院 > 銀礦灣 > 梅窩

01-2
1. 起點由愉景灣碼頭開始,可以由東涌乘搭D801R巴士,欣澳乘搭D803R巴士,或在中環乘搭渡輪碼頭到愉景灣碼頭

02-2
2. 沿著愉景灣道轉左

03-2
3. 見到海旁後轉右,再沿著海邊直行

04-2
4. 稔樹灣入口,有清晰的指示牌

05-2
5. 稔樹灣,沿著海岸而行,感受到陣陣海風

06-207-26. 行經稔樹灣,沿途都有不少小農田,村民會種植一些蔬菜或花

08-2
7. 由稔樹灣到神樂院的一段路,沿著兩邊,會見到樹上掛著十字架及耶穌相,每張相都帶有耶穌基督由降生,被釘十字架及復活的訊息

10-2
8. 來到熙篤會聖母神樂院,於一九五一年建立,為一所天主教隱修院。曾以「十字牌牛奶」聞名於香港,近年也有製作曲奇餅。平日歡迎行山人士入內,但要保持安靜

09-2
充滿中國特色式的聖母像

11-2
9. 路線尾段,起初要行一段天梯和上鈄路,但不算太辛苦。之後尾段都是落鈄路,可以遠眺銀鑛灣及梅窩的景色。沿海邊一直往前行,便完成這趟旅程,到達銀鑛灣梅窩。

後記 : 筆者過往行過此路段三次,她最好的地方是位於愉景灣及梅窩,交通方便。沿途亦有不少一家大小一齊行,的確係一個親子活動地點。

東涌逸東邨:還我社區空間!

作者 : 守護大嶼聯盟 組織幹事 北諱

政府做新巿鎮規劃時經常會將休憩空間放到邊緣,而忽略了讓巿民能交流的社區空間需要。而東涌新巿鎮已建成超過20年,逸東的社區空間狀況從沒改善,即使在新的規劃下亦無被關注。
yat_tung_shopping_centre守護大嶼聯盟和創建香港的實習生早前做了一份東涌社區空間地圖,發現休憩空間比例失衡。他們走訪東涌東和逸東邨,觀察公共空間情況,並讓街坊票選最佳室外公共空間。11個街坊最常使用的公共空間,8個都位於東涌東,餘下3個包括東涌小炮台、東涌所城和侯王宮草地,政府對這些空間參與甚少,對逸東邨居民亦不算就腳。

根據2011年人口普查,逸東邨居民接近4萬人,而東涌東人數約為2萬人。前者以公共屋邨為主,除了邨內數個小型圖書館和遊樂場外,政府於該區幾乎沒有投放任何公共空間和設施;後者以私人屋苑為主,人數少一半,卻享有多個政府設置的公共設施,如地鐵空地、公園、海濱長廊、游泳池、圖書館等。

“這種分佈對居民是否公平?公共空間的比例是否有階級之分?"

巿民對公共空間的期望已不再是石屎水泥舖成的公園或海濱長廊,而是應該能夠凝聚巿民的社區空間。東涌的分區計劃大綱圖已刊憲,並通過了城規會的諮詢程序。逸東邨附近新增的公共空間只有東涌小炮台附近的巿鎮公園(未有細節,位於一個斜坡上),以及與豪宅區共享的東涌谷河畔公園。

嶼聯成員嘗試在東涌谷石門甲設立實驗農田,希望凝聚社區,讓逸東和其他東涌居民能透過農耕體驗與自然共生。開田年多,已有過百訪客及十多位義工。可惜農田被劃為住宅用途,將會發展成低密度住宅。嶼聯成員早前向城規會委員表達,希望能保留農田或在河畔公園設置社區農田,不獲受理。相反,城規會早前同意石榴埔因丁屋需求而將「農業」用途的土地改劃可建丁屋的用地。

逸東居民在缺乏社區設施的情況下已忍了廿年,將來又要忍受近十年的工程影響,大興土木後換來的只有豪宅鄰居和一個斜坡上的公園。雖然城規會的戰線仿佛塵埃落定,但我們能否有下一步去改變「結局」?


參考
HK01 「東涌河保育角力 環團、街坊與政府拔「河」」: https://goo.gl/Tr7O61
守護大嶼聯盟「東涌谷:在農地種泥頭,喪失城鄉共融未來」: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41477

【好書推介】鵰娜猩!頂硬上!香江神獸的生活日常

如果唔係網洛廿三條,就唔會有漫畫家阿塗,更唔會依班香江神獸!關心社會的漫畫家買少見少,依班神獸係阿塗領導下,演出又實在太精彩喎!一定要頂硬上推介啦!

雨傘時嗰張耶穌關公圖,大家都印象深刻吧。書中其中有一篇講海水公園的海豚著草,游到去大嶼山,真係睇到都覺得心痛。仲有好多好多生活時事,睇到又笑又喊。面對沉悶的政治氣氛,有時真係需要笑吓、開心吓。

由於書名問題,三聯商務等大型書局拒絕入貨,而家得返樓上書店、誠品、大眾、OK有得賣。要買趁手,手快有手慢冇呀!

再談脂肪

上期提到攝取各類脂肪不足或不當成份對身體細胞有重大影響,特別是細胞外圍的細胞膜。

香港人普遍認知過量攝取高脂食物會引至肥胖及心血管相關疾病,以為避開或減低脂肪攝取就能保持健康!這是一個不盡不實的認知!

當脂肪進入體內會被分解成三酸甘油脂和脂肪酸。脂肪酸進一步分為飽和脂肪酸、單元不飽和脂肪酸、多元不飽和脂肪酸。各類脂肪酸對身體發揮不同的功能。

由於單元不飽和脂肪酸可由身體自行合成,正常情況下不用擔心攝取不足問題;飽和脂肪酸富含於紅肉(如牛肉、羊肉、豬肉)、家禽的皮、動物油(如豬油、牛油)、乳製品等,香港人的飲食習慣較易攝取過量的就是飽和脂肪酸,而真正被怱略攝取足量的脂肪卻是多元不飽和脂肪酸,但我們的身體內是不能自行合成這類脂肪酸的。奶粉廣告常常提到的ω-3、EPA、DHA等重要營養成份,在身體內就是透過ω-3脂肪酸的代謝過程而產生的。所以,多元不飽和脂肪酸是必須透過食物才能攝取足夠。

ω-3脂肪大家都很陌生,但缺乏ω-3脂肪酸卻會導致多種疾病產生如癌症、糖尿病、心血管疾病、身體過敏反應疾病等等。下一期再和各位街坊詳談。
– 歐逹強傳道

《十年》放映會小記錄

第一次舉辦電影放映會,相比以前搞展覽,要準確工夫其實不算多,但心理壓力卻十分巨大。

放映會的目的其實很簡單,只是希望透過電影放映會,認識及聯結關心社會的街坊鄰舍。也因為《十年》這部電影甚具爭議,也更容易引起街坊參與討論、交流。也許這電影一直被標籤為鼓吹港獨,放映會的宣傳海報一出,已經立刻受到破壞。在某個場合打算開咪上台宣傳時,也臨時被禁聲,想查問下去,更得到被藐視的反應 ! 當刻除了無奈、憤怒外,更加明白這放映會值得做, 一定要做 ! 越要打壓,便越要撐下去。我們有很多有質素的街坊,放映會值得在梅窩存在。最後極之感激梅窩街坊們的幫忙,把宣傳海報過膠及用塑帶塑實在街上,宣傳海報才得見天日,鬆了一口氣。

90330c7f-c91f-4d4f-b883-2534a4326204

不敢太大力宣傳,當然也不敢期望有太多街坊參與。網上登記的參與人數也只有40多人,只逹到預期觀眾數目一半。放映會在下午2時開始,未夠1點已經陸續有街坊Walk-in查詢和買票。到正式放映一刻,整個禮堂都坐滿了人 ! 觀眾也超過了預期人數。之後的討論會,也有大約40位街坊一起參與。論人數,當然比不上之前在美孚、西環等公開播放時那麼震撼,但在這鄉下地方,不分外籍居民或本地街坊,有幾不多一百人坐在一起欣賞電影、討論香港現況問題,已經是很漂亮的一道社區風景。據戰友所講,之前的活動從未超過50人參與,今次是破了記錄。相信受感染的不單是來參與的街坊,而是慢慢開始凝聚了社區,在關注香港、關注地區政策、關注民生的風氣。

電影很沉重,分享會的氣氛卻很舒服,雖然討論和分享的內容還未算深入,但街坊和導演的互動和分享實在有趣。最後街坊更互相解答問題、互相分享生活經驗和睇法,更是我最想看到的畫面。大澳街坊的分享令我印象十分深刻 – 如果我們連自己的社區也不好好愛護,又如何談得上愛香港? 如何去守護香港? 實在的社區工作,是需要有人天天堅持去做。只要我們每個人都行前一步,香港是會變得更加美好。連結社區就是這樣,只要有人踏出第一步,懷著相同想法的街坊,自自然然便走在一起,令社區進步、有生氣。

6b6d0377-52a5-4a45-91bb-f04be19b7503.jpg

感謝 神,一直給我們力量。更要衷心多謝各位前來幫忙的街坊 ! Fonnie、樂希、蚊、Frank、Rachel ( 你的祈禱超級給力 ! )、Tom、Sally、Eddie、Wright等等,還有梅窩堂張牧師的支持,和贊助香濃咖啡的Caffe Paradiso。最後一定要感激每位前來支持的街坊,有些已經睇過《十年》三次,也來再看來支持。也是因為你們,大嶼山才更美麗、更溫暖。

【大嶼街坊系列】琼姨,多謝你!

黃惠琼,家庭主婦,在大澳生活了58年,自1982年起便參與大澳的社區工作,至今已34年。幾乎一輩子生活在大嶼山的琼姨,自身已是一本大澳活字典 ! 讓我們一起來聽聽她的故事吧 !

:是什麼誘發你開始參與社區工作?
琼: 我小時候住的地方叫鹽田壆村,那時還沒有水電供應。直至1982年,全個大澳都有水電供應,供水電的水管和電纜在我家的地下和頭頂經過,卻偏偏不把水電駁到我們這村,可是村和大澳市中心只差兩分鐘腳程的距離啊,這樣太不合理了!於是便找社工幫忙爭取,著他們教我寫信申請。三個月後,水務署便正式為整條村供水。可是,中華電力公司卻說要用$12,000多元增設減壓裝置,才可為我村供電。那時候$12,000元是非常大的一個數目,而且電力是基本設施,不應該向村民收取,於是便不停寫信去中華電力公司爭取。終於在3年後的1985年8月,在沒有收取居民一分一毫下,把供電裝置安裝到鹽田壆村。在這件事上,我學懂了有志者事竟成的道理,而且面對不合理的事情,一定要自己去爭取。就這樣,我便開始了社區工作。那時候我的兒子還很小,我也只能趁着他們上學的時候,作一些簡單的探訪和問候。

魚:就在鹽田壆村嗎?
琼:對啊,從前那裏只有八戶人家。叫鹽田壆村是因為從前這地方有䮤佬人在曬鹽,但在1969年便停止生產了。1981年,我因為結婚搬而到棚屋,便對漁民和水上人文化認識深了一點,並在1984年參與了名為「大澳經濟發展計劃」的組織,抱著推廣大澳的經濟和旅遊的目標,透過網魚和住宿棚屋,使遊客和學生認識大澳更多。

IMGP7931.JPG從前大澳街坊穿著的拖鞋。攝於大澳文化工作室

魚:在這34年的社區工作中,什麼事情是你印象最深刻?
琼:應該是1988年,在新村天后廟外的防波堤護鹽圍,我們稱為大壆的地方,發現了清朝乾隆年間的碑文,有歷史價值!可惜60年代尾開始,因為曬鹽業漸漸沒落,政府便停止再維修大壆。

當時政府曾發諮詢文件到大澳鄉事委員會,詢問該壆的使用情況。可惜當時鄉委會的答覆是大壆已經不再使用,便決定放棄繼續維修。大壆明明有歷史文化價值,是世界古蹟文物遺產,又有防海浪的實用價值,所以我在1988年便向區議員和鄉事委員會,爭取復修大壆,但可惜全都遭到拒絕。原因是在1983年,颱風破壞了大壆的一些部份,大壆內養魚的漁民便因損失慘重便開始離開,不再使用大壆。在1985年委事委員會向政府遞交計劃書,要求搶修大壆,但政府最終只在巴士站位置建立一個三尺高的小壆了事。

魚:其實現在大澳海水倒灌的問題,與大壆有沒有關係?
琼:昔日的鹽田和稻米田都受大壆的保護,若大壆失修,而水位高過大壆,便會全面淹沒這些田地和民居。同時,在侯王廟亦有個水道,所以「大澳涌兩頭通」,再加上大雨時來自山上的雨水同時湧至,水位便立刻高漲起來。

把話題轉回大壆,我在1988年於大澳橋横水渡的位置發起簽名運動,那個年代的簽名運動需要填上身份證號碼,不似現今只簽名便可以;而當時的人對身份證很緊張,大澳街坊都把身份證留在家中而不會隨身攜帶,但他們都願意拿身份證來簽名支持 ! 最後有780個簽名(當時大澳居民人數約三千人)。而我亦拿着這些簽名到行政立法會申訴部申訴,要求維修大壆。

魚:政府最後有施工嗎?
琼:沒有。因為鄉事團體反對,區議會又不予理會,所以政府既沒有維修大壆,亦沒有成立避風塘。1993年政府更表明不會設置避風塘,因為很多漁民轉型,而且長洲、屯門和青衣已有避風塘,故些政府認為沒有需要在大澳設立避風塘。

眼見政府無意設立避風塘,我便在1993年初,連同工業教育學院的公民教育主任麥太,去信到其他七間工業教育學院,邀請他們帶學生來大澳幫忙搶修大壆作公民教育活動。活動取名為「搶修大壆之愚公移山大行動」,而「愚公移山」這個名字廣泛地引起了傳媒的關注,電台和電視台都有來採訪。1993年5月1日,搶修行動進行,我亦邀請了聖士提反會來舉行一個「精兵營」,一些從前誤入歧途而現在改過自身的弟兄都參與搶修行動。

工程那天正值紅色暴雨,很感恩市區下着大雨而大澳只是微微細雨,最後大約有百多名師生浩浩蕩蕩舟車勞頓的來到大澳,在巴士站下車,望着這個情況,我一邊拿着大聲公講話,一邊不住地哭 !

起初學生們見到我哭,態度都是輕輕鬆鬆、覺得好笑,但他們聽着聽着,漸漸嚴肅起來,因為他們明白到原來修復大壆的行動,對於大澳的居民是意義重大的,也體現了人情溫暖。在我三十多年來的社區工作中,這件事便是傳媒報導得最多的一次。

IMGP7939.JPG一家人,就是坐在這些矮櫈上開飯。攝於大澳文化工作室

其實我認為做得最好、最感安慰的社區工作,是令大澳的智障人士有接受教育的機會。大澳當時有二十多位智障人士,我在探訪時認識了他們,也知道了他們不但沒有受教育的機會,甚至連出街的機會也沒有,只能待在家中。於是我在1991年,向經濟發展計劃撥款$1500買禮物和準備膳食,舉辦了一次「大澳智障人士大澳一天遊」的活動。也因為當時新報的一篇報導,政府便找來聖雅各福群會。那時剛巧聖雅各福群會正開始舉辦為弱智人士而設的「家居訓練服務」,為大澳的有需要人士提供教育、小組活動和興趣班。

印象最深刻的個案,是一個有五位智障的六人家庭,智力正常的父親支撐著整個家。而不幸地,這位父親得了癌症要入醫院接受治療。於是我便照顧了他們一家數個月,並致電給社會福利署尋求幫助。豈料對方竟指香港有很多智障人士,他們的社工都很忙,無暇入大澳 ! 這件事令我極為憤怒,經過一番理論後,他們終於願意派社工來大澳探望這個家庭。照顧了這家人三個月後,社工便答應我的要求安排他們入住院舍,使他們的生活得到照顧。

接著在1994年我出了第一本書,不久之後更出了第二本和第三本,並成立大澳民間博物館。2001年,我出錢出力成立大澳文化工作室,一直到現在已經15年了 ! Full Circle Funding 提供了第一年資助,往後的14年都靠我自己經營。

FullSizeRender.jpg大澳文化工作室

: 你做社區工作可謂出心山力,亦付出了很多時間和金錢呢。
琼: 對,租下這一間有100年歷史的建築物辦大澳文化工作室很有意思,這裡有超過一百萬人次的訪客來認識大澳,亦讓很多學生透過這個空間,讓琼姨有機會向他們分享大澳的故事和歷史,不少學生都在這裡完成他們的學士、碩士和博士論文,亦參加比賽 ! 這裡就像一個課室,有緣的訪客隨時來這裡上課,除了收藏展覽,還有教育研究,我還可以在這裡傳福音,分享大澳民間文化、社區特色,讓大家珍惜、明白社區的可持續發展。

:  「本土」這題目,你已經推行十多年吧 !
琼:  對啊,如果嚴格來說我是做了三十多年。另外最重要的一點,訪客可以透過在大澳的體驗,來反觀香港的城市規劃的失誤 ; 區區無特色,只有商場和廣場,香港人生活在社區內沒有歸屬感,也不參與社區活動。他們可能在一個區域住十年或二十年便要搬走,不像琼姨我在大澳住了五十八年所建立出的歸屬感。所以我透過分享在大澳的社區工作經驗和居住體驗,鼓勵年青人身體力行做社區工作,就算不成功,表達意見或可能會遭到拒絶,但主動發聲和參與,總好過安坐家中、冷眼旁觀,然後罵政府沒有行動或辦事能力差。

魚: 可以分享你寫的三本書嗎?
琼:先講《大澳水鄉的變遷》這本書。首先我要感謝三百多位長者,這書是他們接受我的訪問再輯印而成。由大澳的20年代講到2000年,共有80年的大澳歷史,多位七、八十歳的長者分享了他們的童年往事。我聽故事聽得開心之餘,長者們憶述童年趣事又十分開心。他們十分信任我,無所不談,如果我有不明白的地方或想知得更詳細,他們甚至會轉介其他知得更多或記得更清楚的長者給我,讓我查個明白。我彷彿得到了一個很大的網絡,而我則像一根線,在這網絡穿來插去,一站又一站的發掘不同線索。這書內容十分豐富,有大澳的風土人情、交通情況、居民生活、廟宇、漁業、食品加工業、日治時期的逸事、鹹水歌、紅白二事等等。所以真的很感謝長者們的幫忙。

這本書發行在2000年,當時政府有意清拆大澳的棚屋,改建成馬來西亞式的渡假建築物。所以在同年的4月22日,我在尖沙咀古物古蹟辦事處舉辦了大澳水鄉情圖片文物展,並開了一場記者會,表明不支持政府的計劃。

《大澳水鄉的變遷》也是全港唯一一本介紹大澳的書籍,在當時是很厲害的事 ! 所以傳媒都爭相報導,也沒有人會像我,為一個社區付出十多萬去辦一本書吧 !

事源在1995-99年,我是大澳鄉事委員會的街坊代表。在我搜集了所有資料後,本欲以大澳鄉事委員會的名義發行這一本書,因為以本土團體名義去發行一本屬於本土的書籍,意義是十分重大。可惜委員會因為金額龐大而退卻,而我也成為這本書的作者。其實我的學歷只有中三,學歷不高,卻因為社區工作經驗而得到這麼豐富的故事。加上在1993年搶修大壆時,結識了當時剛畢業的報館記者黃惠玉,她替我為此書翻譯英文,然後再由一位英國人教會姊妹幫我做英文校對,所以這本書的英文水準是很高的 ! 其中一位日本讀者買了我這本書後,便每年都由日本飛過來大澳。即使上個月是他的86歳高齡,他亦有來大澳,我們還有見面啊 !

然後到 2000年,政府在大澳擬建漁船停泊區及人工濕地,令我十分憤怒。我用了三年時間去反對,但結果都不成功。作為基督徒,餘下能做的事就只能祈禱,希望神給我指示,結果我便寫了第二本書《澳水靈山》。這書記錄了大澳漁民文化的鹹水歌,另有大澳十大生態,也強調大澳自然生態和文化歷史的重要性,我還拍了一條40分鐘的短片,隨書附送,讓讀者可以看到大澳的美。

:《澳水靈山》的封面,好像是由一位大澳的街坊畫的?
琼: 不是啦,畫封面的人不是住在大澳的,是我在反對興建漁船停泊區時認識的朋友阿昌,他住在香港的。這本書記錄了大澳山水的美景,卻沒有一張照片可以作為封面去突出大澳的美,於是我們決定以一副畫像,並附上一首詩,好讓讀者感受到大澳的美。

: 好,輪到第三本書了 !
琼: 第三本書《但願人長久》寫了12個人物故事,他們都很特別很有代表性。其實每一個人都是組成大澳歷史的成份,沒有一個是渺小的,他們的經歷都很值得和讀者分享,例如一位唱鹹水歌的賣菜盧好好姑。另一位街坊江妙連,他是全港首創用機器製作麻雀的人 ! 1993年創修大壆時,他負責幫我搬石頭,他太太是類風濕關節炎的長期患者,但他幾十年來都對她不離不棄。賣雞黑妹陳桂鳳的丈夫早在60年代已過身,她要獨力照顧三個兒女,那時候她要走遍整個大嶼山買入雞隻,再在大澳出售雞仔……很可惜她的兩個女兒都學壞了,但陳桂鳳堅持要讓她們讀書,最後兩個女兒信主後都改過自身。陳桂鳳是一個很勇敢的單親女性。還有這間屋的屋主廖有妹,我寫了1萬字寫她的故事,她嫁來大澳後被家婆打,而且她沒有子女,於是收養了兩名子女,她將這對兒女視如親生,無微不至的照顧他們倆。在石壁水塘建築工程時她行路去賣雪條,又帶着茶棵由大澳行去沙螺灣出售,還有抬山兜去養活家人。我很高興能夠寫此書來記錄和表揚他們的一生和做人態度,這些故事都很值得讀者學習。

IMGP7938.JPG竹製的嬰兒櫈。攝於大澳文化工作室

書中有3萬字是寫關於我對大澳的感情,生於大澳,身體力行的愛大澳,而非只是「叫破喉嚨」的喊「捍衛本土」的口號。我望我的行動能令讀者明白,參與社區工作的重要性,有能力保護就去保護,有能力改善就得去改善,而保育就是保護人和人的關係、人和歷史的關係、人和文化的關係、人和生態的關係、人和環境的關係、人和節日的關係。這是一種很重要的生活態度,這世代可以、下一世代都可以 ! 端午節有扒龍舟、新年有舞醒獅,這樣的社區不是很有特色、很豐富嗎?假若將來什麼都失去了,(大澳)人人都搬走,人人都只做生意,這個社區便不再有特色的社區。

你想想,有14齣香港電影都在大澳拍的,還未計意大利和德國的電影,亦有不同國家地區的電視台來造訪拍攝,這是很厲害的 ! 他們能夠為大澳紀錄當時的社區面貎,也令這個地方有更多人認識。

: 你在這裡住了58年,在這58年來,你看到大澳最大的變化是什麼?
琼:我想最大的變化是「人心」。在90年代初我做訪問時,當時都人比較安居樂業,有簡單的生活便滿足。現在的人會希望大澳變得能做更多生意、賺更多的錢,他們未必懂得珍惜和享受這個社區。另有部份人沉默怕事、不願發聲。有些鄉事委員派的人希望將大澳商業化、做更多生意。我認為這樣會摧毀大澳的歷史、文化、生態和環境,相當可惜。如果我們能夠知足、感恩地在大澳生活,享受美景、享受鄰里關係、享受節日特色,大澳這個地方便會好一點。現在則出現一種理所當然的感覺,認為大澳需要改變和想當然會改變,卻不明白大澳就是一種特色,旅客才會由世界各地到來探訪,大澳才有生意做;假若大財團來到, 360吊車在這裡設站,政府再批地弄一條步行街,將連鎖店引入大澳,那時候小商舖便很難生存。近年亦有些在香港來大澳開店做生意的人,但他們對大澳這個社區不會有太大歸屬感。

魚:但我卻認為,專誠由香港搬入來的人,對大嶼山更有歸屬感。我也是由外面搬來大嶼山,我很珍惜大嶼山。
琼:也有這樣的,但他們未必願意新年舞醒獅、廟誕捐錢做大戲。

另一方面的變化是,政府在大澳建漁船停泊區、出入口廣場、建橋等等,區內的文娛康樂場所和社區設施則完全沒有。需要做的不去做,卻花數以億計的金錢做不必要的工程,我認為政府應該按社區的實際需而去做發展。但無奈沉默的街坊佔了大多數,而政府又不去聆聽民意,就算我去表達意見、參加政府的公開比賽,甚至我的作品優勝了,政府也不接受我建議的設施項目去加建,這令我十分激氣。

縱然在7月17日這個工作室結業,我也會在不同的位置繼續守護大嶼山和大澳。失去了一個平台和落腳的地方,也沒有辦法。我希望我過往數十年的社區工作對別人有影響,亦希望我的學生(現在他們都長大成人了)能夠珍惜大澳和關心整個大澳和大嶼山的可持續發展。

IMGP7949.JPG鎮店之寶,長逹8呎的鯨魚顎骨。攝於大澳文化工作室

魚:最後一條問題,你有什麼說話想對大嶼山這片土地說?
琼:我想多謝大嶼山給我這片土地,因為太美、太好了,我很感恩。我覺得整個大嶼山,在不同的區域都有不同的文化和歷史,我真的很感謝美麗的大嶼山給我一切美好的感覺,讓我可以在這裡安居樂業地生活。我能夠寫那些詩句都是因為有這個美麗的地方,我才有靈感。每當我乘搭交通工具往東涌那條新路上,我都會回望整個海口,那些山和小島嶼,美麗得就像去了日本旅行一樣,日本的山景和小島都像這般而已,這麼美又怎能夠摧毀它們呢?每次當我乘車,遠眺石壁水塘的山和水塘時,也發現這裡真的很漂亮。

所以我真的很感謝美麗的大嶼山,令人更自覺要謙卑,大自然實在太偉大,我們應該要珍惜它、愛護它和保護它,讓我們的下一代都能夠欣賞這麼美麗的地方。用肉眼欣賞美景這個體驗是別人搶不走的,我很感恩能與家人、朋友能夠欣賞到這般美景,而且只需交通費數元便能享受,真的很感恩。

感謝美麗的大嶼山。


後記 : 很可惜文章出街時,琼姨的大澳文化工作室已於2016年7月17日正式結業。這篇訪問在六月已完成,只是小嶼媽媽能力所限,一直未能趕及在工作室關門前把訪問整理好。超級感激東涌的街坊陳衍彤Caryl的出手相助 ! 把差不多40分鐘的錄音轉化成文字,這訪問才得以面世。

一定衷心感謝琼姨 ! 一直為社區默默付出。訪問當天也被琼姨的真誠和愛心感動了。相信在不久將來,大澳文化工作室會在大澳重新開幕的 ! 祝福琼姨,多謝琼姨 !

按此收聽足本訪問錄音 : https://soundcloud.com/gaanyi/interview-tai-o

【大嶼新主意】 溫哥華Terra Nova 公園

坐落溫哥華Richmond 的Terra Nova 公園,是上年我在溫哥華旅行時其中一個最愛的地方!

公園盡量保留自然景觀,裡面的遊樂設施不含塑膠。上網找到園區負責人介紹, 公園最特別的地方,就是它最大程度上保留了原有的自然景觀,盡量保留園區一草一木。為了創造完全綠色的環境,樂園內所有的設施都是獨家訂制的,用的全是天然物料如木頭、砂石、繩子等等。和香港常見的一般公園或遊樂場完全不同。在需要加固的環節,全用木材或繩索代替,以保持堂地獨有的天然生態。

全公園最驚喜,是公園旁邊竟然種满了Blackberry! 在夏季收成的日子,各位街坊也能共享肥美鮮甜的Blackberry 果實! 就是這些小節,使這裡變成可以聯繫社區、獨一無二的公園。

IMGP6838

還記得當初新的梅窩公園落成時,大家也開心了一陣子。可是開幕不久後,不少長輩街坊都跟我說從前那位置有3棵大榕樹,和他們小時候發生在那裡的故事。那刻才發現因為發展,我們已犧牲了不少。反觀世界各地,即使小如興建一個小公園,也用盡心思去保留當地原有景觀。發展與破壞是否一定對立? 我相信街坊心裡會有答案。

接 待

– 葉向榮傳道

大嶼山從來都不是一個伶仃洋上的孤島,她從古代就一直是向外開放的門戶。今天的機場、明天的港珠澳大橋,還有那大批正在規劃的基建工程,用途都不過是延續這個角色。可惜的是,當局要發展大嶼山的概念,很大程度上仍然停留在用發展來增加人流物流的想法,只停留在更多住客、旅客、顧客,就會帶來更多收入階段,而這些「客」,只代表著收入的來源。

“這是很低層次的接待,並不是待客之道。"

出於利之所在而去接待客人,只是將雙方之間的關係約化成為交易的關係。接待是隨著利益而來的。除了收益,作為主人更重要的,為著自己的家園獲得別人欣賞而歡喜,為客人介紹自己家裡引以為傲的東西而滿足。在分享過程中,更應能展現一份對不同文化的包容和欣賞,不是單單從我能在你袋裡掏出多少張鈔票計算得到。這種接待之道,會令人珍惜自己家裡的一草一木;會令人懷著友善的心去跟周圍各方各族的鄰舍認識和相處;亦會讓一巢正在哺育後代的鳥兒不受干擾、安心成長。

聖經裡有一個「好撒瑪利亞人」的故事,講一位以色列人被劫,重傷倒地,但他的同胞都沒有理睬他,只有一位撒瑪利亞族的人救助他。但這故事除了這位好撒瑪利亞人之外,還有另一位好人,就是客店的主人。他收了撒瑪利亞人的錢,答應照顧傷者,若他預支的錢不夠也願意先行墊支。我們或者以為他只是在商言商,但他實在是一位有信用、不怕被人走數、不嫌麻煩、也極有人情味的愛心店主。

人生多風浪,意外頻生,相信我們誰也不會拒絕一位可信賴、又願意接納我們的人,所給我們的擁抱吧。